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黑客撞上黑道-一六三,風雨深山分享

黑客撞上黑道
小說推薦黑客撞上黑道黑客撞上黑道
金铎为躲避警察追捕,奇思妙想,趁黑夜漂流琥珀河,逃脱罗网。金铎,邱文明和吕成刚三人漂流了一段,却下起了大暴雨,三人上岸避雨,无处可避,只好把橡皮艇翻过来顶在头上当伞,雨却下个没完。
三人头顶着橡皮艇,靠在一块大石头旁,等待雨停。
吕成刚闲得无聊,问金铎:“金铎,听说你在深圳发展的不错,因为啥跟唐英杰杠上了?”
金铎擦一把脸上的雨水,叹口气说:“孩子没娘,说来话长。”
吕成刚嘿嘿笑了,说:“闲着也是闲着,闲磕搭牙儿呗。”
吕成刚讨好地在金铎头上挥了挥艾蒿,替他驱赶蚊子。
金铎问:“真想听?”
吕成刚很认真的样子说:“真想听。”
金铎:那好吧,说给你听听。我在深圳发展的还行,有房有车有事干,本来跟姓唐的不挨着。
今年“五·一”钟华结婚,我回来参加婚礼,吃完饭往回走时正好跟玉珠顺路,一起往回走,刚走过世纪广场,后边突然上来一台车,在我前边停下,车上下来三个人,冲我就来了,看他们挺猛,当时也不知咋回事,有点懵圈了。
玉珠也吓了一跳,完了就大声喊,叫我快跑。
那就跑吧,我撒腿开跑,那三个马仔在后边追我,他们跑不过我,让我落下了。
他妈的,那天,事儿全坏在那两个警察身上,跑过世纪广场看见两个警察,我以为有救了,就停下了。没想到那两个警察不敢管,屁也没敢放一个,悄没声儿地走了。它奶奶的!我让他们逮住了,一顿胖揍,我啥也不知道了。
黑暗中传来吕成刚嘿嘿嘿,幸灾乐祸的笑声。
金铎挥动艾蒿使劲抽了几下,蚊子受到惊扰嗡嗡乱飞;雨势又大了起来,三人头顶的橡皮艇被雨滴敲的一片声的响。
邱文明咳嗽一声,话里有话地说:“哎?──金铎,不对呀!你回家应该往北走,玉珠家在南边,不是一道,怎么能顺上道呢?”
金铎呵呵一笑,拒绝回答邱文明的问题。
吕成刚说:“我草!别打岔┄┄以后呢?”
金铎挪了挪身子,说:“以后我让他们打昏了,120送我去医院了,文明和大奎在病房陪我,说打我的黑老大叫唐英杰,是顺安城一霸,他追玉珠,玉珠不睬他,他就不让任何男人接近玉珠,我陪玉珠走道犯了忌了,不过,还算幸运,没下死手。”
品尝爱情
邱文明说:“人家是杀鸡给猴儿看。”
吕成刚愤愤然说:“额草它马滴!有一次他们在青龙河大桥上截我,想收拾我,我把枪一亮,全傻B了,这帮玩意儿,欺软怕硬。”
金铎继续说:“你行呀,有枪,我没有,就算有我也不敢用。”
邱文明说:“枪算啥呀,惹祸,我看,还是咱这玩意儿好使。”
吕成刚问:“我草!啥玩意儿?比枪好使?”
邱文明故弄玄虚地说:“就是比枪好使。”
吕成刚不屑地说:“吹牛逼不上税,你就吹吧。”
北方列车X47
邱文明说:“不信你问金铎。”
命运之夜(禾林漫画)
金铎说:“等上了岸,让你试试就知道了。”
吕成刚说:“我草!你接着说,后来呢?”
金铎:听大奎和文明一说,唐英杰这么厉害,惹不起咱躲得起,我就回深圳了。我回去时间不长,玉珠也到了深圳,投奔我去的,临时住在我们公司。
我们公司一共五个人,四男一女。
玉珠去了第二天就在一家幼儿园找了份工作,还不错,她自己挺满意,钱也不少赚,一个月七千多,养活自己没问题。
玉珠在家囚了这些年,能重新工作,重归社会,她挺高兴的,一天乐呵呵的,大家也都为她高兴。
他奶奶的!好景不长,二十天不到,唐英杰带着人追到深圳,把玉珠胁持回来了。玉珠走的突然,东西什么都没带,连句话儿也没留,到底咋回事儿呀?
我决定回来一趟,把玉珠的东西送回来,搞清楚到底咋回事儿,连句话儿也没有,人就没影了。
回来后没敢见玉珠,见了凤芝,让凤芝把东西捎过去,顺便问问咋回事儿。
唐英杰真下功夫,我一回来他就知道了,派了两大金刚收拾我,结果让我把两大金刚收拾了,就这么扛上了。
吕成刚疑惑地问:“我草!什么?你把两大金刚收拾了?”
金铎肯定地点头。
吕成刚:“我草!你自己,咋收拾的?”
金铎淡然地看着吕成刚说:“一瓶杀虫剂。两大金刚让我干废了,现在还住在医院没出来呢,出来也残废了。”
我吃西紅柿 小說
吕成刚疑惑地说:“我草!看不出来。”
金铎呵呵一笑说:“不信是不是?凤芝当时在场,有空你问问她就知道了。”
吕成刚有点尴尬,连声说:“我草!不是不信,是想不到。”
邱文明一脸怪笑说:“金铎,我听说你给玉珠留个条儿,说她要是到深圳,你能保护他。有没有这事儿?”
金铎仰天哈哈一笑说:“你怎么什么都知道,这事儿确实有,看着玉珠受欺负,我就咽不下这口气,太欺负人了。”
吕成刚啪地一拍大腿说:“我草!就是!――其实我出来以后对玉珠什么心思也没了,咱也配不上人家,我就是看不惯姓唐的欺负人,太欺负人!……金铎,你说实话,玉珠去深圳找你,是不是对你有意思了?”
邱文明笑着说:“笨死吧你,这还用问?”
金铎淡淡地说:“有没有意思我也不知道,还没等我知道,姓唐的就去了,就算她有意思,也没机会了。”
吕成刚说:“玉珠既然投奔你去了,肯定是有意思了。”
幼驯染的恋爱故事
邱文明鼓励金铎说:“金铎,你自信点,你也不差啥,都是同学,知根知底儿,你要是再高点,玉珠跟你也算般配。”
金铎踹了邱文明一脚,说:“你就说我矮,不配呗。”
邱文明挪挪身子说:“我是实话实说。”
吕成刚说:“我草!金铎,你面了唐英杰,这事儿就水到渠成了,什么高呀,矮的。”
金铎叹了口气说:“说实在的,不管她是什么意思,困在家里好几年了,逛街都有人盯梢,应该换个环境。”
吕成刚说:“我草!这事儿凤芝说过,玉珠不敢去,是凤芝一门蹿托,这才去了。”
金铎说:“我估计当时玉珠也就是想换个环境,之所以选中我,是因为我好欺负。还记得不?上学时我坐玉珠前边,就像我欠她的,题不会了踢我椅子;没橡皮了踢我椅子,拿我笔记招呼都不打,缺啥少啥就上我文具盒找,那时候她就看我好欺负。”
邱文明嘻嘻一笑说:“金铎,你不傻吧?玉珠出了名的冷面美女,一般人她连看都不看一眼,那是跟你不外。”
金铎说:“你才傻呢。见不见外咱有自知之明,咱配不上人家。其实玉珠跟钟华挺般配,挺好的一对。”
吕成刚点头说:“确实,挺好的一对。”
邱文明说:“唉!――唐英杰作孽!别看钟华结婚了,心里不顺,听说日子过的不咋的,三日回门他都没去。”
金铎吃了一惊,问:“你咋知道?”
邱文明说:“咱这小地方,放个屁臭半条街。”
金铎冷冷地说:“他奶奶的,姓唐的手太黑了,钟华胆小,也不是,如果他跟唐英杰硬扛,估计活不到现在了,早让人活埋了,就跟杨百万似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吕成刚惊问:“我草!啥?――活埋?”
邱文明说:“就差一点。”
吕成刚跺了一下脚,泥水四溅,说:“草它马滴!唉!──那天我看见姓唐的就控制不住自己了,举枪就打,打偏了。额草它马滴!太着急了,要是别着急,追上去,把枪顶他后背打就好了。草它马滴!我跟他没完。”
金铎淡淡地说:“成刚,不是我说你,你也别不爱听,你这次有点鲁莽,有勇无谋啊!没打着狐狸惹一身骚。姓唐的小命就在我手里攥着,想让他死用不着刀啊,枪的,手指头动一动他就玩儿完了┄┄哎!看你眼睛瞪的,不信是吧?我说的是真的,咱没必要杀人,也别轻易杀人。”
吕成刚伸手夸张地摸了摸金铎的额头,戏谑道:“你没发烧吧?你把他整死我看看,让我管你叫爹,叫爷爷都行。”
金铎打开吕成刚的手说:“我可不要你这儿子,操碎心了。我说的真话,以后告诉你,都老大不小了,长点心,别那么冲动。”
吕成刚低了头说:“你说的轻巧,我家让他整的家破人亡的,我爸还在里边呢。”
金铎在吕成刚肩上拍了拍说:“我知道,不过,咱干事儿得讲步骤,讲策略。成刚,把大象关冰箱分三步,我收拾姓唐的也分三步。第一步,拨他的獠牙,断他的利爪,黑熊,五虎还有四大金刚,现在全废了,这一步基本完成了;第二步,撅他的保护伞,咱们上岸后就干这事儿,等着瞧,看我把他的保护伞撅的嘎嘣嘎嘣响;第三步,他们这么嚎横是因为有钱,有钱就有人为他们卖命,就有保护伞,把他的经济搞垮了,就把他们的根儿挖出来了,他们就嚎横不起来了。”
吕成刚咳一声说:“我草!说的头头是道儿,像故事。”
金铎说:“别人听着是故事,对我不是故事。”
吕成刚笑着说:“我草!金铎,你以前挺老实,一天到晚笑眯眯的,猫不惹狗不烦的,没想到,出去这几年,别的本事不知学没学会,吹牛的功夫学的不错,吹得理所当然,像真事儿似的。”
邱文明不爱听吕成刚的话,说:“成刚,会不会说话?金铎的话我信。”
金铎在吕成刚头上抽了一艾蒿说:“走,看看水撤了没有?这蚊子太烦人了。”
三人掀开橡皮艇,起身走向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