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887、香餑餑表妹逃脫掌控了(13)鑒賞

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
小說推薦快穿之女配萬事隨心快穿之女配万事随心
当今皇帝登基才三年多,虽然有不少妃嫔,但因为皇后管理有方,所以后宫还算安稳,小打小闹虽然有,但还没闹出过什么大事,自然就还没有被贬入冷宫的废妃。
不过先帝就不同了, 先帝作为皇帝,政绩平平,无功无过;但作为男人,他可就好、色多了,他在世时后宫三千这四个字可不是说说的,就算没有三千,也有几百了, 那么多女人凑在一起,可不就斗得你死我活么?冷宫自然就住进了不少废妃。
先帝去世之后,当今陛下登基,他自己也有妃子,那后宫就险些住不下那么多人了,最后还是太后下了旨意让先帝那些有子的妃嫔出宫跟儿子住,无子女的则搬迁去了郊外行宫祁阳宫。
不过冷宫里的废妃有没有处理那杜时初就不清楚了。
她扫了一眼眼前宫殿那掉了漆的牌匾,牌匾上写着晦秋宫,这名字就不吉利,怪不得是冷宫呢。
杜时初抱着小狮子迈了进去,这宫殿很久没有修整过了,屋顶的瓦早就掉了不少,地上的落叶也掉了满地,还有不少虫子钻入钻出。
“郡主!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快些离开吧……”知春吓得不行, 扯着杜时初的袖子哀求道。
“喵……”小狮子叫了一声便从杜时初怀里跳了下来,往屋里去了,杜时初连忙跟在它身后走进去。
小狮子东嗅嗅,西闻闻, 像是到处占地盘一样, 杜时初跟着它毫无目的地走着,这晦秋宫虽然破败,但还是很宽敞的。
知春都快哭出来了,害怕得不行,又不敢不跟着杜时初,惊慌得像只受惊过度的小兔子。
“要不然你就别跟我进去了,出外面等着吧。”杜时初倒不是冷酷无情的人,对知春道。
知春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不,奴婢要跟着郡主,奴婢不敢一个人待着……”
“那你就跟紧些吧,放心,我不会不管你的。”杜时初安慰她。
“郡主!你、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知春突然吓得一蹦,立马死死地抓紧了杜时初耳朵衣袖,眼神惊恐,颤抖着声音问杜时初。
杜时初侧耳仔细听了听,似乎确实听见一些声音,便说道:“听见了, 像是小孩子的哭声……”
“小孩子的哭声?!”知春吓得浑身都颤抖起来了,“郡、郡主,
奴、奴婢听说宫里死过不少孩子, 会、不会是那些孩子啊?”
显然她已经想到了非自然的灵异事件去了,把自己吓得不行,脸色都白得毫无血色了。
杜时初对她“嘘”了一声,说:“别出声,我再听听。”
瑶小七 小说
知春立马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双眼惊惧地看着杜时初。
杜时初便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周围的声音,她耳朵灵敏,加上身上有内力,因此能听见更远处的声音。
“确实是小孩子的哭声。”杜时初很肯定地说道,“我们去看看吧。”
谷皴
“别……郡主,说不定是那、那些东西呢?”知春即使颤抖着也不忘劝杜时初。
杜时初当然不怕什么灵异事件,毕竟这是个正常的世界,没有那种非自然的存在,当然了,就算有,她也根本不怕,毕竟她本身就是比鬼还可怕的存在啊。
因此杜时初并没有被她劝住,拍了拍她的后背,便抱起在墙角扒土的小狮子,往哭声那儿走去了。
知春虽然吓得不行,但还是拖着软成面条的腿艰难地跟上去了。
杜时初顺着小孩子的哭声走去绕过了晦秋宫的好几个侧殿,走到最里面一处保存得还比较完善的屋子外,便能十分清晰地听到有小孩子细弱的哭声传出来了。
知春已经彻底走不动了,她双腿抖如糠筛,想要跟杜时初说什么,却根本发不出来声音,这是恐惧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杜时初轻轻地点了一下知春颈后一个穴位,知春瞬间便眼睛一闭,软绵绵地晕了过去,杜时初立刻接住她的身体,把她移到墙边靠坐着。
这丫鬟胆子太小了,要是继续让她这么恐惧着,还不知道会吓出什么病来,所以还不如让她晕过去。
杜时初安置好知春后,便毫不犹豫地踏入了那间阴暗的小殿。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看到这么一副场面,她还以为那小孩子的哭声说不定是哪里来的野猫的叫声或者是猫头鹰的叫声,总之不可能是人类孩子的。
但她万万没想到,她以为不是的那个可能,偏偏就是事实,并不是猫叫或者鸟叫,而是真实的小孩子在哭。
杜时初看着蜷缩在墙角那一大一小的人,眼睛都惊愕地睁到了最大,这冷宫里怎么会有小孩?!
那蜷缩着的衣衫褴褛、披头散发如同疯婆子的女人抬起头看见杜时初,吓得立马抱着怀里哭着的小孩缩得更小了,还一脸惊恐地看着杜时初。
杜时初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瘦骨嶙峋,脸上脏得看不出模样,而被她抱着的小孩更是凄惨, 身上只有一块破布裹着,那破布根本连衣服都算不上,也根本裹不住多少小孩的身体。
小孩子身上没有一点儿肉,肋骨根根分明,小胳膊小腿更是细得只有一把骨头,名副其实的皮包骨,如果他不是还哭着,杜时初说不定还以为他早就死了,只是一副骷髅了。
不过他如今离骷髅也差不了多少了,哭声细弱,有气无力,难为他还哭得出来。
杜时初根本看不出他几岁了,但那小小的一团,说他是不足周岁的孩子都有可能,但宫里怎么会有不到周岁的孩子呢?当今陛下最小的六皇子都三岁了。
玄幻之躺着也升级
“你……是谁?这孩子又是谁?”杜时初终于忍不住用艰涩的声音问道。
但并没有人回答她,那个女人低着头,又长又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的脸,看她的模样,似乎已经神志不清了。
一个神志不清的女人带着一个不知来历的小孩,还住在冷宫里,活着,却居然没有任何人发现,杜时初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只知道自己这回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情,果然好奇心害死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