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討論-第45章 金幻蝶(三千字)閲讀

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
小說推薦重生七零錦鯉小甜寶重生七零锦鲤小甜宝
空间里,树爷爷鱼都不钓了,正拿着一个番茄吃的津津有味。
娇娇一进来就看到这副场景,嘴角一抽坐到了他身边的草地上,“哎呀,也不知道之前是谁说的,他是树是个修仙者不用吃东西,可我这怎么看着,要是我再不来这番茄都被吃完了。”
“吃,吃你几个番茄怎么了,你这个小丫头啥时候这么小气了。”树爷爷将最后一口直接吞了,擦了擦嘴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清酒流觞 小说
“谁小气了,吃,您吃就是。”
树爷爷很是不服气的哼了一声,刚拿起另一个准备吃,就见娇娇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处看,他便也转头看去,然后也跟着直了眼睛,“这是啥时候出现的,我咋没发现?”
只见竹屋后面的那片浓雾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后退了一些,显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竹子。
像是心有所感,娇娇起身穿过竹桥朝着竹屋后面走去。
之前来的时候娇娇已经把这里的环境摸了个七七八八,竹屋后面有条青石板小路穿过竹林,可之前每当她想深入穿过浓雾的时候都被拦住了一步都进不得。
“哎,丫头等会儿,这雾怎么好端端的就散了。”树爷爷也紧跟着她后面过来,两人站在青石小路上观望了好一会儿。
“不知道,要不咱进去看看。”娇娇转头看他一眼,没等他回答自己就先踩上了青石小路 ,不管为什么,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不是,等一会儿。”树爷爷刚想拦着她,就见娇娇已经进了浓雾,忙跟了上去。
这浓雾之前就像结界一样将里面和竹屋隔开成两个空间,可这次娇娇一踏进浓雾竟然感觉脚下的路能看的清了,不过越往里走脚下的路又开始不清楚了。
“丫头,丫头,你走慢点,那里面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你可不能就这么冲进去。”树爷爷紧跟着进来阻止娇娇往前走。
神级升级系统 扫雷大师
本来娇娇见脚下没路也没打算再走,现在又多了树爷爷她自然更不会去冒险,不过进到进来了总要试探一下。
想着,娇娇从旁边捡了段柳树枝朝浓雾里探了探,见没什么东西后又捡了几块石头丢了过去,听动静很安全。
“树爷爷,你在这里等着别动,我自己进去看看,一会儿要是安全了我再叫你进去,我不叫你你就在这里别动。”
眼看着娇娇要往里走,树爷爷忙拉住她,“丫头,你这好像是弄错了吧!”
“这里我说了算,你应该听我的。”
娇娇头都没回,“这么大年纪了就好好休息,等我回来。”
没等树爷爷回话,娇娇抬脚走了进去,眼前的浓雾已经不能看清脚下的路,她只能拿着那段树枝边走边试探,万一前面的路是悬崖那一脚踩空起步就掉了下去。
人在视觉受阻的情况下,其他感官总是会被不断放大,渐渐的娇娇就听到有流水声响起,而且听那个声音好像就在这里不远处。
可惜没等她再前进多少,前面的路便没有了,让她想要再进一步都不能,“这什么鬼,浓雾我都进来了竟然还不让我进去。”
正想着,娇娇突然感觉眼前一花像是有风声掠过,发丝一动后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她的头上,显然那小东西并没有想要现身的意思。
这就有意思了。
娇娇挑眉一笑,心里合计着刚才闪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然后又试了一次见前面是真进不去便也没有强求,转身就按照来时的路走了出去。
“丫头,丫头,这怎么还没回来啊!”她刚返回去没走多远就听到树爷爷的声音,应该是等不到她有些着急了。
“树爷爷,我回来了。”
叔爷爷正等的着急,一见娇娇从雾里出来忙松了口气,同时也第一时间拉着她退了出去。
回到竹屋门口,娇娇直接坐到台阶上,托着腮朝树爷爷挤眼睛,然后两人开始忽悠。
“丫头,你说那雾为什么会散开了,之前明明一点都进不去,可这次怎么就能进去了。”
树爷爷一边摸着胡子一边盯着娇娇的头顶,“这是什么东西,金色的蝴蝶?”
本就是自己自说自话,树爷爷也没想到那金蝶竟然开口说话了。
“我不是个东西,我是金幻蝶,不是个东西。”
“······”
娇娇一愣过后抬头看向那只正掐着腰跟树爷爷对峙的小东西,本想伸手戳一戳却被它躲了过去,结果那小东西竟然扑棱着翅膀围着娇娇转了好几圈。
“你们是谁,你为何会闯入雾林?”那小金蝶又说话了,不过这次边说边围着娇娇转了两圈,像是在对她做着研究。
娇娇站在原地任由它打量,像这种蜂啊蝶啊的成精会说话的她一点都不陌生,反倒是还感觉特别的亲切,就是这小东西为什么会在空间里,难道跟树爷爷一样?
“那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蠻荒武帝 浮誇的靈魂
金幻蝶性子好动,好容易见到个人来哪能就这么算了,一直不停的围着她打转。
“你能不能别转了,那林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我怎么走到那里就进不去了。”
金幻蝶停在娇娇鼻间不远处跟她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我一直就在雾林里出不来进不去,直到今天你进去我才跟着出来的。”
“那你是怎么进去的?”
娇娇仔细观察了它一会儿,见它确实不像说假话便也就没再问。
聖武時代 道門弟子
眼看着白忙活一场,可最后娇娇要离开的时候那小东西竟然非要跟着她离开,说什么都抓着她的头发不撒手。
“你真的不能跟我出去。”
傲娇鬼王爱上我
关键是不知道这小东西跟她出去后还能不能活,万一不能活岂不是害了它。
“我要出去,我可以出去的。”
“你怎么知道你可以出去,万一……”
对于娇娇的疑虑,金幻蝶好像不觉得有问题,“我就是知道可以。”
最后,娇娇只能将它带了出去,而结果确实是好的,那金幻蝶确实没受影响,一出来就在屋里四处乱飞,兴奋的很。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娇娇刚才是趁着午休的时间进了空间,屋子里只有娇娇自己,院子里还说话声响起,想来大家都在外面处理那只野猪的内脏。
“好了,别看了,我有话问你。”娇娇朝它招了招手,披着外衣将被子叠了起来放在炕柜上。
又将炕桌往自己跟前拖了拖,支着下巴看它停在桌上的糖纸上。
“你想问什么?”
娇娇低头仔细看着它,喘气都不敢用力,生怕把它吹跑了,“你是金幻蝶?你能化成人形吗?”
“不能,我是精灵,修不出人形。”
精灵啊!
这个东西听说是另一个空间里的生灵,怎么会跟树爷爷同在一个空间里?
正想着多问些话,结果就听外面像是有人来了,紧跟着就听外面李二珍着急叫她的声音。
“娇娇,娇娇醒了吗?你快来看谁来了。”
娇娇一听有人找自己,也没多想就准备穿鞋下炕,结果还没等穿鞋正屋的门就被推开了,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人走了进来。
“娇娇,是不是看到你修霖哥哥傻了,还不快叫人。”
李二珍的声音拉回了娇娇的注意力,她那双大大的眼睛突然有些发涩发热,眼睛一眨就有眼泪流了出来,还没等她开口说话对面的人就走了过来,一把抱住她小小的身子。
声音有些沙哑,手上用了些力抱的她很紧,“娇娇,我回来了。”
再次见到纪修霖,娇娇发现自己并没有想的那么淡定,小手臂用力回抱着他,最后嘴一瘪竟然哭了起来,那眼泪顺着纪修霖的衣领粘在衣服上,灼热了皮肤。
“娇娇乖,不哭了啊!”纪修霖此时也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来表达心情,只知道从踏上火车开始那颗心就跳的很快,几乎可以用归心似箭来形容。
现在看到人了,他感觉自己的胸口满满的,特别安心。
“娇娇。”
“你怎么来了。”这种时候,还有三天就要过年了。
九岁的纪修霖此时的身高已经有一米六,个子长高了人也黑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好像变的更加稳重,话也变得更少。
“我想你了,对不起,说好的每年都回来我却没有做到,对不起。”
不提这个还好,一说这个娇娇心里就无端的多了些委屈,那小嘴一撅将他一把推开,“你还说,你这都走了快三年了,你再不来我都要忘了你长什么样子了。”
自然这话纯粹就是气话,每年纪修霖的信里都会寄来一张他的照片,说是怕时间长了娇娇会忘记,这样一边看着照片一边读着信想忘都忘不了。
两人对着头说了一会儿话,娇娇才想起来问,“你是怎么来的?你一个人吗?”
“不是,我跟王奶奶一起来的,爷爷还让我帮他带话,说是今年忙不方便来,让你一定要想他。”纪修霖说完好像才想起来自己带来的人,极其自然的给娇娇穿上鞋后将她抱下炕,牵着她的手走了出去。
院子里,除了李二珍赵大江,还有刚回来的赵老四,以及听到声音出来的朱林玉和那两个皮小子。
“四婶好。”之前纪修霖进来的时候朱林玉还没出来,现在一看到了他就忙先跟她打招呼,可以说这礼貌是真的好。
朱林玉看着眼前的半大小子笑着连忙点头,然后拉着自己家的那两个皮小子给纪修霖做了介绍。
等聊了几句,纪修霖便提出要带娇娇去他家,说是要带她过去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