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 起點-第一百三十八章 我給過你機會了鑒賞

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
小說推薦穿書: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穿书:重金求父,孩子他爸是大佬
赵堂的声音焦急又带点哭腔:“你一定要来救我。”
高明娟听见对面的声音,情绪毫无波澜:“你在哪?”
“我在警局。”
“地址报给我。”
高明娟这样一说,赵堂心中一喜,以为自己有救了,赶忙说出具体位置,反观另一边的戚露,根本没有能打电话的朋友,就算有,这个时候也只想躲得远远的。
而且之前想通过戚露攀高枝的人在知道一切都是假象后全部和她断绝了往来,甚至还骂戚露愚蠢。
所以,赵堂凭什么有人来救,而自己却变成这样。
“警察,这一切都是他主谋的,我也是被骗的,他威胁我如果我不照办的话他就让我接客,我是太害怕了才会这样的。”戚露开始为自己开脱关系。
“你别听她胡说,是她想要钱,也是她把那些女人引到我这的。”两人开始相互推卸责任。
“赵堂,你是不是个男人,你居然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如果不是你欺骗我,逼迫我,我会做这种事吗!”
“戚露,我欺骗你什么了,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再说,你从我骗走几十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两人吵着吵着就要打起来,警察过来连忙把他们两个拉开。
“好好坐着!”
一声呵斥让两人安静下来。
高明娟开车来到警察局,一进门就被望眼欲穿的赵堂看见,连忙站起身道:“娟娟,我在这。”
站在赵堂身边的警察一把把他按住:“坐好。”
高明娟看了赵堂一眼,没表态,跟着警察进到另一个地方。
而外面的赵堂喜形于色,自己有救了。
戚露却一脸哭丧,赵堂这个男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那个女人被骗了居然还愿意保释他,不过他出去了,责任岂不真的只能自己一个人背了?想到这,戚露更是害怕的厉害。
赵堂看见戚露那个样子,嘲讽道:“我马上就可以出去了,你啊,就好好坐牢吧。”
这股神气劲让旁边的警察都看不下去了。
高明娟在里面了解情况,当知道他们被抓到警局的原因后,对赵堂的厌恶更深了一层,没想到他居然会绑架女人接客挣钱。
“如果不是我们正好扫清附近窝点,没让他们成功,恐怕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孩惨招毒手。”
“他们是第一次?”高明娟问到。
“据我们所知是第一次。”
高明娟点头:“好,我要保释她。”
警察震惊:“高夫人,你确定吗?”
“确定。”
“好,我们这就为你安排。”
高明娟再次出现,赵堂看见她,立马站起身走过去握住高明娟的手:“娟娟,我们什么时候走?”
“走?”高明娟似乎不明白他的意思。
“对啊,你应该跟他们解释清楚了,我们什么时候走?出去之后我全听你的,再也不乱玩了,我就只爱你一个。”
“现在就可以走。”高明娟道。
“真的吗?那我们走吧。”说着,赵堂就要牵起高明娟的手,但却被高明娟挣脱。
“我说过带你离开吗?”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赵堂一愣,“你除了带我离开还能带谁?”
地底的日常
“我带她离开。”高明娟指向戚露。
“我?”戚露看着高明娟指向自己一脸懵,“你要带我离开?”
“没错,就是你,走吧。”虽然不理解保释的人为什么会变成自己,但能出去是好事,戚露赶忙追上去,二而这却让赵堂懵逼了。
“你什么意思?你过来不是救我的吗!”赵堂拉住高明娟不让她出去。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来救你的?”高明娟甩开赵堂的手,“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珍惜,既然当初我是从警局救的你,现在你就好好的给我坐牢去吧!”
说完直接离开,留下赵堂一脸呆愣还想跟上去,却被警察拉住。
戚露路过赵堂的时候嗤笑了声,并送他一句:“活该。”
赵堂一听气的立马挥起手想要打人,还好戚露眼疾手快溜了。
走出警局,戚露看向外面的女人,问到:“为什么救我?”
夏小白 小说
“你和微微是同学吧。”不是疑问是肯定。
“你是姜微微的母亲?”戚露突然笑了,这个世界还真是小,自己穿了姜微微的衣服,抢了她妈的男人,真是玄幻的出奇。
“你和赵堂的事我不想跟你计较,但我救了你,你就要给我办事。”
萬道龍皇 牧童聽竹
“你想干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我可不做。”
“逼迫少女为娼的事情你都敢,我的事你就不敢做了?”
“所以我这是从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的意思?”戚露果然小看这些资本家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干那些龌龊事,我只需要你帮我看着一个人。”
“谁?”
“我要你成为姜妍的朋友。”
“姜妍?”这个名字戚露从姜微微嘴里听说过,知道她是姜微微的姐姐,“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只要你获得姜妍的信任,我就能保你下辈子衣食无忧。”
又是这种画大饼的话。
“二十万,我帮你。”简直狮子大开口。
“我可以每个月给你两万块钱工资。”高明娟看着戚露,眼里有明显的厌恶,果然和赵堂是一种人。
“不行,你现在给我转账二十万,我才可以帮你。”
“年轻人,不要这么贪心,要不然小心我再把你送进去,对于你们这种低阶级的人,我有的是办法。”
戚露看着高明娟,心里瑟缩了下,毕竟是学生,就算再厉害,对于高明娟这种人还是有些怵的。
“好,你说的,每个月两万。”没有二十万,每个月两万也可以,一年就有二十四万,“我要和你签字盖章,这样我心里才有底。”
“当然。”
就这样,戚露成为高明娟的眼线。
而此刻被算计的姜妍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每天就是种种花,除除草或者刨刨土,清闲又自在。
“小师兄,我突然觉得我很适合在这里生活,要不然我以后老了就在寺庙养老算了。”
小和尚看了姜妍一眼:“我们这里最低学历研究生起步。”
“研究生!你开玩笑吧,你这么小不也进来了吗?”
“我从小待在师父身边,耳濡目染,摒弃七情六欲。”
“所以你是个关系户了?”姜妍开玩笑道,“你是我的师兄,我也算半个关系户吧。”
“你没有佛缘。”小和尚道。
“你怎么能这样否定我?”姜妍不高兴了。
小和尚不理她了,开始忙活。
姜妍自讨没趣,也准备到处走走,自己在这都三周了,还有一周时间就是小说里原主死亡的时间,只要自己安分呆在这,一定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