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村醫小神農 txt-第371章 藥材大賣鑒賞

村醫小神農
小說推薦村醫小神農村医小神农
时至中午,大药房里的药材、中成药已经卖掉了百分之七十,这让华昌傻了眼。
要知道,他里面有很多药材是积存了两三年的,有点难卖,没想到,几个小时下来,全都卖出去了。
先不说能不能赚钱,能将这些积存下来的药材给清空,就不至于亏本了。
这是一件大好事。
到了吃饭时间,终于可以清净了下来,药店里零零星星的几个人,而陈一鸣也人让大家伙回去吃饭,只留下师徒三人留在店里。
“一鸣,接下来怎么安排?”
刘振南直接问道。
“我让三个身手不错的人,以后留下来做安保,帮忙整理药材,打扫卫生之类的,至于负责抓药的人,需要再弄两个专业的过来,而我那边,基本上都是种田的,肯定不能让他们来。”
陈一鸣如实道。
“嗯,要不,让诗韵和李沛过来?”
刘振南道。
“别,他们以后是要去我诊所那的,药店需要别的人。”
陈一鸣道。
“好吧,那你安排吧,我在医院那边,不好帮你挖人,你弄走林诗韵和李沛,他们俩是实习生,还算不上是我们医院的人,所以我没什么负罪感,而且你是我师弟,将人介绍给你,我也放心,毕竟这两个小家伙还挺不错的,至少人品和专业知识是没问题的。”
刘振南道。
“嗯,看出来了,他们俩都很专业,而且态度很认真,我很喜欢。”
陈一鸣道。
“嗯,以后他们俩跟你混,我也放心。”
刘振南如实道。
陈一鸣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师父华昌,道:“师父,你有什么建议吗?”
“老了,没建议,我就只想安安静静地帮你看病,每个月能有点收入,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行。”
华昌笑道。
“师父,我准备在镇上住了,到时候给你留个房间,你跟我们一起住吧,彼此有个照应。”
陈一鸣道。
“诶,我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不来了,住你的新房子,怕脏了你的地方。”
自在核桃 小说
华昌道。
“师父,你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谁会嫌弃自己的父亲的?就算年哪天真的走了,那也是我的恩师,怕什么脏?”
陈一鸣解释道。
听到这番话,华昌会意一笑。
一旁的刘振涛道:“师父,去跟一鸣那里住吧,我家要不是住套间,两个孩子闹得慌,我也想接你回家住,你一个人住在外面的出租房里,不安全,毕竟年纪大了,得有个人照顾。”
“哎…”
华昌叹了口气,道:“我风光一世,没想到到了晚年,却让一鸣来替我送终,真的是失败。”
“这哪里是失败,是成功,一鸣是我见过最为优秀的年轻人,医术更是让我为之吃惊,有这样的徒弟,你应该高兴,安享晚年吧你,别想太多了。”
刘振涛道。
陈一鸣倒是听出了蹊跷,好奇地道:“师父,父母他们怎么回事?”
“一鸣。”
刘振涛急忙提醒,让他别问。
农门桃花香 小说
只是华昌扬起了手,示意刘振涛别说话,然后华昌顿了顿,道:“难产,一尸两命,全都没了。”
“师父,你是个这么厉害的医生,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生孩子之前,会经过多次检查和评估,有危险,我相信你会放弃孩子…”
陈一鸣没有继续说下去。
“出了问题,早产了。”
华昌道。
“为什么,以你的医术,应该不至于让师母早产吧。”
陈一鸣觉得不太对劲。
如果是其他人的老婆,陈一鸣倒是没有怀疑,但偏偏是华昌,华昌年轻的时候,可以说是医学界的天才,当年东海市中医院的院长,能当上院长的人,可不是泛泛之辈。
而且经过很多人认真,华昌的医术绝伦,自己的老婆都保不住,就有点搞笑了。
“孩子七个月的时候,有仇家来找,她受伤了,而且是内伤,挺严重的,当时就伤了胎气,我让她放弃孩子,然后全心全意治疗内伤,可是她不肯,说孩子是她的命,命都没了,人留着有啥意义?”
小說 元 尊
华昌努力抢忍着眼泪,接着道:“她哭着央求我,让我别逼她,我爱她,所以…顺从了她,还是跟我说料想的那样,不到一周,就开始早产,当时她的内伤还很严重,心脉受损,生产的时候,血压突然飙升,心脏无法承受,直接死亡,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她就这么走了,而且,孩子因为受到母亲的牵连,出生不到十分钟也死了。”
“该死的仇家,连一个孕妇也不放过。”
陈一鸣气得咬牙切齿,随即道:“师父,最后报仇了吗?”
“没有,不敢报,对方势力太强,高手如云,想要杀我的话,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我想报,但无能为力,所以,我才辞掉了院长的职位,躲在这个镇子里面,我是个孬种。”
华昌说着,老泪横流,忍不住“啊的一声”痛哭了起来。
这件事,一直压在他心中二十多年了,他一直都没有放下,也不敢放下,老婆孩子的仇,不共戴天,可他却连报仇的勇气都没有,实在是太窝囊了。
见到马上就要入土了,自己依然无能为力,心力憔悴。
“师父,你老了,或许觉得自己报不了仇,可是我还年轻,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的仇,我来帮你报。”
陈一鸣坚定道。
华昌看着陈一鸣,通红的双眼渐渐带着一丝光,是希望。
但很快又收了起来,因为他知道那仇家的强大,不是陈一鸣能招惹的,一个不留神,就会丢了性命。
他已经失去了老婆和孩子,不想再失去一个徒弟。
这个唯一能给他送终的人。
“一鸣,你听我说,别再想着报仇的事情了,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这仇报不报都没意义了。”
华昌接着道:“我只希望你能好好地活着。”
“师父,真的没意义了吗?”
陈一鸣不信,他也有仇恨,老爸的仇已经过去了五年,可是每天都想报,有些事情,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淡忘,反而更浓。
仇恨便是这样的东西,一日不报仇,如鲠在喉,时刻提醒着你,不能忘记。
萌妻食神
失色世界
他能如此,他相信失去老婆和孩子的华昌,更是如此,那种痛苦,没人能体会。
“咳咳,师父说没意义就没意义了,一鸣,别再问了。”
刘振涛提醒道。
陈一鸣突然抬头看向刘振涛,问道:“师兄,你真的甘心看着师父这样一辈子痛苦下去,然后带着遗憾而死吗?”
“就算你能看得下去,我看不下去。因为我知道他的痛苦,我老爸就是被人害死的,我每天做梦都梦到这件事,它时刻提醒我,如果不报仇,枉为人子,我相信师父也一样,如果不报仇,枉为人夫。”
陈一鸣接着道:“师父,你也不用担心我现在就去找那仇家报仇,我老爸被人杀了,我还不是忍住了,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在没有十成的把握报复对方之前,我是不会轻举妄动的,所以,请您相信我,把你的仇家信息告诉我,如果我有把握了,才会出手。”
“这…”
刘振涛听到这番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