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是大宋劉皇后笔趣-第149章 誰信?熱推

我是大宋劉皇后
小說推薦我是大宋劉皇后我是大宋刘皇后
“哈桑王子,是希望我们替喀喇汗前往罗布泊请回真先知?”元休沉着地问道。
“恳请你们救喀喇汗于水火!”哈桑竟然躬身行礼请求刘娥等人,这令赵元休甚感意外,看来哈桑并未真正地与黑巫同流合污。
有关黑巫族,元休记得秦皇时代他们就已经存在,这黑巫族是从西边陆地来到东方陆地的。
他们信奉火神,每到夏至日祭祀,便会在烈日下点燃熊熊火焰,以表对火神的崇敬之心。
我有手工系統 小說
起初黑巫族生性纯良,但后来不知怎的变得十分邪恶,开始用鲜活的女子置于火堆之中用以祭祀,若经过烈火灼烧,女子毫发无伤,则将此女奉为黑巫圣女,接受全族人的朝拜。
在秦皇那一世,黑巫族用以祭祀的女子皆葬身火中,唯一从烈火中活着走出来的人,只有刘娥的先祖。
有关刘娥的先祖,元休的记忆十分模糊,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只知道她的模样很像骊姬金凤。
“好,我答应你,一定为喀喇汗请回先知!”刘娥发自心底的使命感再次袭来,便在没有跟元休商量的情况下把此事答应了下来。
“我也要去!”尉迟香突然快语道。
“可是……你一进入鬼域就会丧命。”刘娥好言相劝。
“我宁愿死在鬼域,也不会嫁给这个杀人魔鬼!”尉迟香手指着哈桑愤怒地说道。
要让尉迟香放下过往的仇恨的确很难,但鬼域是绝不能让尉迟香进的。
刘娥给元休使眼色,想让一向足智多谋的元休想想办法劝住固执的尉迟香。
“尉迟香,此次去鬼域,我们不知几日才能回,我听闻喀喇汗求娶的婚期就定在三日后,如果你不回于阗国,想必喀喇汗和于阗国之战,势必难免,你恨哈桑事小,因此失国事大!你不该命丧鬼域。”元休有条不紊地劝说道,句句说进了尉迟香忧虑万分的心里。
尉迟香心知喀喇汗是从回鹘西迁而来,看似喀喇汗国与回鹘早已分裂为两个部族,但实则是实行包围灭于阗国之计,如今于阗势弱,倘若她离去,喀喇汗正好以于阗国不愿和谈为由讨伐于阗国。
尉迟香咬着下唇,任由沙漠的风沙吹动她红色的裙裳,她下定决心后,才闭眼轻叹着挥动手上的金色铃铛,撤退了狼群!
“哈桑,我可以嫁给你,但只是假婚,待除掉黑巫,两国回归和平,我就要跟他们离开,去他们的国家寻找我的亲生父母。”尉迟香冷冰冰地对哈桑说道。
哈桑顿了顿,好多温柔不舍的话语都掩饰在他冷酷的面庞之下,“好,我都答应你!”
太古神王 净无痕
尉迟香看不穿哈桑的心思,为了保护于阗,她只好坐上哈桑的战马踏上回去的路。
没有了战马的哈桑立即向刘娥他们躬身告别,尔后骑上另一匹骏马挥鞭去追尉迟香,好一路护送尉迟香安全回到于阗。
“哈桑,应该是爱尉迟香的。”刘娥眼眸里那一黑一红的身影逐渐远去,她心底好多柔情的思绪不经意间被哈桑和尉迟香二人的爱恨纠葛勾起。
元休让刘娥依靠在他肩膀,“希望我们能尽快请回先知,让他二人之间的感情不再被自己的国家所累。”
“是啊,皇族中人总是被国家和身份所累,他们想拥有纯粹简单的情爱着实很难。”刘娥在大宋两次被赐死的伤痛仍会不经意间在心底涌动。
刘娥闭上眼不愿让自己多想,她从没恨过元休,只怪命运捉弄。
元休知晓为何刘娥突然伤心,于是轻轻吻上刘娥额间的蓝蝶花钿。
隆绪见不得赵元休和刘娥在他面前双宿双栖,相互依偎的模样,便转身先坐回马车内。
不一会儿,元休将刘娥抱着送进了马车辇轿内。
“刘娥,你对我太残忍!”耶律隆绪终究是咽不下自己心中翻涌的醋意,端坐着望向刚坐定的刘娥说道。
“隆绪,你……何出此言?”刘娥不明所以,刘娥以为适才她并未有得罪隆绪的言语或举止。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真正的王后,你不知道吗?”隆绪不吐不快,仿佛说出来,就真能把刘娥从赵元休身边抢过来一般。
“隆绪,我也跟你再说一次,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好弟弟!在骊山,我们一家被各族势力围困,如果不是你搭救,我也活不到今日。我打心眼里感谢你,所以我的命,你随时可以拿去。如若他日,你有危险,我也会用命去救你,只因我是你姐姐!”刘娥说完,望向元休,希望元休也明了她的真心,不要再因隆绪的言语吃醋。
“还说不爱我?谁信?”隆绪突然叼着一根稻草仰躺在坐塌上闭眼休息,略带满足的神情令人难以琢磨。
“以前我没能保护好小娥,是我的错。但以后,我绝不会让小娥受到一丁点儿伤害。”元休自从吸收了太阳神力后,感觉自己比以前强大了百倍,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保护好刘娥,他也绝不会再让骊山被围那样的事再度发生。
“希望你不会一遇到无法预估的危险,就又一次找我交待后事!还求着我替你护刘娥一世安然!”隆绪轻蔑地瞥了元休一眼说道,然后又闭眼休息。
“元休……你……何必?”刘娥在说这几个字时,内心百味陈杂,她太了解元休了,每当遇到危险之时,元休定是想的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护她周全。
倘若元休为她而死,元休也定是希望能有别人替他守护于她。
元休,你真傻!
你若死了,我也不想活!
这些话刘娥没有说出口,只是暗藏在心里,她害怕,她怕她复活金凤后就会消失,她并不希望元休为她付出一切。
她更希望元休就算没有了她,也能好好地安然度过此生。
靈氣 復甦
浮屠妖 小說
元休避开刘娥忧伤的眼神,不愿跟刘娥说起他对隆绪做托付之事的所有思绪,他比谁都希望刘娥没有负累地活着。
突然拉车的狼停了下来,元休拉开轿帘向外望去,“到鬼域结界了,狼也不能进入鬼域,我们需要步行进入。”
邪君难养小魔妃
他们三人下了辇轿,便以血为钥匙短暂打开了鬼域结界,尔后径直走了进去。
他们刚进去,结界便重新密合。
忽而,狂风大作,跟之前鬼域的情况很是不同。